新冠全球流行或加剧世界去全球化大趋势

新冠全球流行或加剧世界去全球化大趋势3

文章为课余时间一时兴起个人翻译,谢绝任何转载。

译者的闲言碎语

研究历史的作用在哪? 历史是一个相对循环的周期,所以研究历史的作用就是从历史不断循环中寻找对未来可能发生事务进行预判的依据和经验。达里奥,太祖,《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甚至是科幻小说里的心理史学都在或多或少在不同领域运用到了这种方法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概论

COVID-19的世界性大流行正在让全球经济从融合中抽身。政策制定者和商业人士也逐渐开始质疑起了他们的全球化产业链是不是过度发达了。在这个目前盟友充满着不确定性和缺乏全球合作的大环境下,政客们正在考虑着是否应该减少国际间的经济互相依存关系,与此同时,国家安全和公众卫生的担心同样也给了他们更大的客观原因令他们思考是否应该重启过去的保护主义,尤其是对于医疗设备和食物这类更侧重于本国供给的产品。

将要到来的全球化退潮并不标志着已经到达历史性高点的全球化的结束,但至少这一轮的全球化的大局将会被反转。2008-2010的大衰退可以被当作是此轮经济全球融合的转折点,而如今,为了对应对最近的新冠流行和与之而来的经济危机,政策制定者们已经开始仔细的思考去推动本国去全球化的进程。

这些措施将令由全球化带来的经济增速降低甚至反转。更甚至,新一轮贸易限制措施造成的影响造成的挫伤和损害可能会需要几十年才能彻底扭转复原。

现代世界全球化的五个时代

全球化由很多原素组成: 跨境交易,投资,数据,想法,科技和人。

由世界出口和世界GDP决定的世界贸易量是一个比较好的标尺用以衡量经济全球化的程度,下图则给出了现代全球化的五个时期。

在第一个周期里,从1870到1914年间,世界经济的融合度在增加,这是由蒸汽船和其他科技进步驱动的,这些技术科技进步让货物可以用比以往低的多的成本在各国市场间运输。

全球化的趋势在第二个周期被扭转,这一扭转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为开始并以二战的结束为结束的标志(1914-1945)。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了持久性的经济混乱失衡,包括俄罗斯由于十月革命从当时的世界经济体系中脱离,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1920初期的各国货币汇率危机,移民限制,1929的大萧条和最终的1930年保护主义大爆发。这些事件都极大的造成了世界融合度下降并使得世界经济遭受了严重的打击。

索性在第三个周期里,世界经济一体化程度触底反弹,在二战后的三十年间,世界在美国领导下帮助建立了新的经济合作机构,例如《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使各国能够再次向贸易和投资开放经济,这些步骤令世界迎来了增长的黄金时代。

然而,局限性也是存在的。第三周期全球化复苏的地理范围(仅限于美国,西欧,日本和其他一些国家)限制了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步伐。这是因为苏联共产主义国家集团和中国都是非市场经济体,出于政治和经济原因没有参与。拉丁美洲,南亚和非洲的发展中国家选择了自己的进口替代路径,并且仍然相对孤立。

在第四周期,即从1980年代直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这一周期里,经济一体化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在中国和印度的带领下,发展中国家开始消除贸易壁垒,东欧的苏联集团走向民主。 1989年柏林墙倒塌,经济自由化,1991年苏联解体,苏联解体。技术的变化(船用集装箱和信息通信技术的进步)也推动了一体化,并创造了全球范围的供应链。 全球经济增长强劲,世界贫困在这一阶段显著减少。

现在我们站在了“慢全球化”或全球化的顶点

以贸易流量来衡量,全球化的第四个时代似乎在2008年达到顶峰。如上图所示,自大萧条以来,世界贸易与GDP的比率下降了,2010年世界贸易从2009年的猛烈下滑中反弹 ,但此后却一直步履蹒跚停滞不前。我们现在处于第五个历史时期,有时也称之为“满全球化”。

尽管过去几十年贸易增长往往快于世界产出,但如今情况已不再如此。相反,近年来贸易增长异常虚弱。事实上,2019年世界贸易量实际上下降,即使那一年的世界经济增长其实相当稳定 。

许多因素都在造成这一结果的过程中起了影响。全球供应链的增长(跨国供应网络的拓宽)已经趋于平缓。改革已经被全世界提上了日程,比如在中国促进主导下的本土产业发展的政策(中国制造2025)。诚然,中国仍然是出口大国,但出口占GDP的比重已从2008年的31%下降到2019年的17%。 再比如,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美国已经开始奉行“美国优先”政策,从贸易自由化转向保护主义(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措施,表面上基于国家安全对钢铁和铝的进口征收关税,实际上是在促使关税报复和其他地区贸易壁垒的蔓延。

所以,即使在新冠的全球化流行之前,已经有许多事实可以使去全球化的端倪被观察到了。

新冠全球流行为去全球化趋势加码

其实,COVID-19大流行只是在进一步加剧了全球化趋势。根据世界贸易组织预测,2020年世界贸易将下降13%至32%,大大了超过2020年世界GDP预期的下降。更重要的是,这一疫情使得世界各国现在考虑经济一体化的角度开始了改变。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表示,冠状病毒“将改变我们过去40年来一直生活的全球化的性质,”并补充说,“显然 全球化已经到了周期的尽头。”

这种大流行更加剧了各国对全球化供应链的担忧,对国内医疗设备,个人防护设备和药品生产不足的担忧造成了出口禁令。这种政策其实将加剧短缺,与预期效果相反 (在2012年的粮食危机中,出口禁令推高了世界价格,并使短期上的粮食短缺更加严重。)事实证明,保护主义不能替代近年来不足的对灾难的准备和库存。

过去的经验表明,当一些国家开始限制重要商品的贸易时,其他国家可能会效仿。这其实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正如亚当·斯密(Adam Smith)在《国富论》中指出的那样:“一个国家的现在所实施糟糕的政策很可能在某种程度上阻止另一个与之相反的最佳政策的实行。”

经验还表明,恐惧导致国家转向内向型。许多国家现在正在重新考虑贸易依赖性。欧盟贸易专员菲尔·霍根(Phil Hogan)表示:“我们需要考虑如何确保欧盟的战略自主权。” 澳大利亚首相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告诉国会:“开放贸易一直是我们几个世纪以来繁荣的核心部分。但同样,我们也需要仔细考虑我们的国内经济主权。”日本也开始研究如何打破其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并打算让更多的生产活动在本国发生。

美国的失败领导层造成了其国际政策对事物过度反应的风险并滑向逐渐了贸易保护主义的深渊,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留下了真空。缺乏协调和合作的回应可能会加速自1930年以来从未出现过的以邻为壑的破坏性政策的出现。

世界经济正处在历史上的关键转折点,各国对他国的依赖的担忧和不安全感在不断增加。虽然向内向形经济的转变并不意味着全球化的结束。但要消除由此造成的损害却很依然是充满着极大困难的。

原文:The pandemic adds momentum to the deglobalization trend

“新冠全球流行或加剧世界去全球化大趋势”的2个回复

  1. 楼上:数据来源reuters.com
    *Q1 GDP -6.8% y/y (f’cast -6.5%, Q4 +6.0%)

    * Q1 GDP -9.8% q/q (f’cast -9.9%, Q4 +1.5%)

    * March industrial output -1.1% y/y (f’cast -7.3%, Jan-Feb -13.5%)

    * March retail sales -15.8% y/y (f’cast -10%, Jan-Feb -20.5%)

    * Jan-March fixed asset investment -16.1% y/y (f’cast-15.1%, Jan-Feb -24.5%)

    * Jan-March property investment -7.7% y/y (Jan-Feb -16.3%)
    考虑到中国内需疲乏,出口阻力大,Q2反弹力度堪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