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道、太一、般若、明觉、神,究竟为何?

导读:搬运自豆瓣2013年的一篇文章,因作者已经注销随时有消失之可能性故搬运至此地。文中描述之现象与个人体验有许多相同之处,何为道?道是音乐艺术通过感官体验描绘的状态,是科学哲学物理学无限发展后接近技术奇点;得到的类似于“万物归一”的这一难以描述状态,即为道。那么这一状态究竟为何?本文试图从《道德经》的解读为起点,回答这一问题。

文章内容的图片摘要

《道德经》这本书被称为万经之王,也是中国哲学的第一书。道家、道教皆出于其中。 
简单从字面上说说前十二个字(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或可有助大家把握全书,主要是讲道与名的关系。 
道是道理、规律、理论之类,名是名称、语言、认知。有什么样的认知能力、语言能力,就能认知和表述什么样的道。 
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中有所谓“名家”,他们关注语言、逻辑。现代西方学术认为语言、认知是密切相关的,比如乔姆斯基的理论。语言是人类思维的延伸、外化、共生物、某种吸纳人类的场。 
海德格尔所谓:你以为你在说话,其实话在说你。 

道可道: 
我们能认知、表述、利用一些道理。 
我们是智人,并且发明了动物所没有的语言、文字(名),无数人类学家、神经学家已经说明过语言文字对人类的重要性,它是人类最重要的工具,没有之一。我们用各种语言、媒介、工具去认知世界,并且理论、实践的成果都很巨大。 

非常道: 
道虽然可以认知、利用,但我们所认知的道是有限的,是不断变化,也就是“非常道”。 
人类的思维方式受到语言的极大影响,特别是左脑思维很大部分与语言密不可分。比如我们的所谓理性思维基本是二元的, 黑与白、高与低、对与错……我们所能认知、表达的道也受到语言、思维方式的影响。但是,现实和人类的语言、认知是两回事。 

名可名: 
我们可以用语言及相关认知工具去定义、去认知、去推理。 
我们的左脑很大程度上依靠语言进行定义、逻辑、推理、判断。 

非常名: 
语言、认知工具也是变化的。 
比如汉语、比如编程的语言。 
比如认知工具的进化,哈勃望远镜让我们看得更远,手机让我们变成顺风耳。 

老子表达出这样一层意思:人类基于语言的表达、认知、思维模式是有用的,但也是有限的,不必过于拘泥。如果我们想突破人类的认知极限,就要超越我们旧有的思维模式。 

奇特的是,老子在书中给人一种感觉:他已经超越了语言、理性、逻辑的思维模式,超越了二元论,达致了某种更高的境界,开了天眼,开启了更高向度的意识,通过某种更高的感知功能直接感知到更高维度也更本源的存在——“道”。不再是前面所说的抽象规律、理论之类,而是一种可以直接感官体验的存在,是一种通过静坐内观就可以实证的更高也更高基本的存在。 

你可以把这种存在物简化理解为19世纪西方的“以太”,即一种充盈宇宙,无形无色无重量的基本存在;也可以把这种存在物想象成某种能量、波、弦之类,而万物都是这能量、波、弦的不同形态。

很多道家修练者,也都证实了老子所说的:在静心守一的状态下,人会进入一种恍恍惚惚、半梦半醒的状态,而修练日久,就能超越人类日常清醒时的有限意识,在这种状态之下,主体与客体消失了,物与我的区别消失了,观察者与被观察者统一了(似乎超越了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原理),进入一种与万物合一,与宇宙万物本源合一的状态,仿佛开启了更高的意识维度,人不再困扰于万物之间的复杂因果联系,宇宙的整体性、全部因果逻辑就摆在你的眼前,万物的创化流变就展示在你眼前,仿佛达致全知全能,这就是体验到了“道”! 
一旦体验到这种存在,当事人会受到极大震憾,比如几个月甚至几年处于极度幸福、震惊,并自然而然获得更高的智慧境界。 

简言之,这是人超越日常理性与感官、超越一切区分、超越四维时空的太和之境。 

中国道家典藉汗牛充栋,数千册的《道藏》中记录了大量修行者的实证体验。你可以将其作为一种古人的幻觉加以无视,但仔细想想,古人也许没那么无聊,也没有必要骗你,他们肯定是体验到了某种非比寻常的东西。 

老子在道德经中使用了很多奇怪的字眼来表达这种更高的境界。 

比如第4章: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道”的感觉是空无,但它的作用无穷无尽。高深莫测啊,它就像是万物的源头;虚无渺茫啊,似乎根本不存在。我不知道谁是它的后代,像是上帝的由来。) 

第5章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天地不仁慈,以万物为祭品;圣人不仁爱,以百姓为祭品。天地之间,就像一个大风箱,看似虚空的道,却是一个无穷无竭的造物场,不断运动变化出更多的事物。执迷于多闻多识只会更快走向穷途末路,不如内观守静。(以便体验“道”的存在)) 

第6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就像山谷永不停歇流出泉水,大道也不断创造万物,就像一个玄妙的母体。这玄妙的母体之门,就是天地宇宙的根源。大道若有若无,功用是无穷的)(谷神,道教修练中一般解释为元神) 

比如第10章: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 专气致柔,能婴儿乎? 涤除玄鉴,能无疵乎? 爱国治民,能无为乎? 
天门开阖,能为雌乎? 明白四达,能无知乎? 
(身体精神保持入静悟道,能不分心吗?调和气息,达到极度的柔和,能够象初生的婴儿那样吗?清理我们心灵之镜,能够达到毫无杂念吗? 
爱护国家治理人民,能够无为而治吗?进入神游状态时,能保持顺从旁观不参与吗?达到明白豁达,能够不依靠智识吗?) 


在14章中说: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 
(想看它却不能看见,这叫夷;想听它也听不见,这叫希;想触控也办不到,这叫做微;我们用旧有的感官,都不能了解真正的道,所以它是浑然一体的。它的上面不分明,它的下面不昏暗,它绵延纠缠,无法用语言表达。又总归于空无,它没有形状、没有物象,它是似有似无的恍惚。迎上去看不见它的前头,跟随它也见不它的后面。无空间感无时间感) 

第15章:古之善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 豫兮若冬涉川; 
犹兮若畏四邻; 俨兮其若客; 涣兮其若凌释; 敦兮其若朴; 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 澹兮其若海; □兮若无止。 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 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蔽而不成。 
(古代那些善于修道的人,已经达到了微妙玄通的程度,他们的修为深湛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正因为已经超越语言表达,所以只能勉强描述一下:他们谨慎时,如同冬天涉过结冰的河流;他们小心犹豫时,如同畏惧四邻;他们庄重恭敬时,如同隆重的宾客之礼。他们放松释然时,如同冰凌融化;他们敦厚质朴时,如万物本原般素朴;他们守虚静心时,如同空谷;他们混然忘我,如同水包容浑浊。水看上去混浊,只要让它静下来,它就慢慢变清亮了;安定时只要动几下,水中又生起混浊。修练此道的人,不想满盈,正因为不想满盈,所以能隐藏而不显露成功。) 

第16章:致虚极,守静笃。 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达到高度的意识虚无,完全入静的状态。万物浑然一体的发生,我在这种状态下,体验到万物复归于道。) 

21章说: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阅众甫。 
(道这东西,是在意识恍惚之间体验到的。恍恍惚惚啊,其中有形象;恍恍惚惚啊,其中有物体;幽渺不明啊,其中有根本之物,这根本之物很真实。其中有信息,从现在到古代,修道的记录没有消失,可以阅知修道的前辈们。) 

在25章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 
(有个东西,浑然一体,它比天地更早就存在了。无声无息啊,它独立而不改变,循环往复而不消亡。可以称之为天地之母。我不知道能把它叫什么,勉强的把它取名为“道”,勉强用“大”来形容它。它广大无边,它在飞逝而去,它越来越远,它往返循环。) 

56章:“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故不可得而亲,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贵,不可得而贱。故为天下贵。” 
(再锐利的工具也无法分解它,道超越了纷繁复杂的表象,它的光芒混而为一,如同尘埃般不引人注目,它是玄妙的大同之境。所以,道超越了亲与疏、利与害、贵与践的种种,所以它是天下最尊贵者。) 

…… 
凡此种种,使老子一书不但哲语连珠,更成为一本神秘主义著作。 

正因为此,无数后人试图通过这本书找到某种修练的办法,超越凡人的维度,进入到更高的境界,简单说,叫“成仙”。 

道教以老子为教主,也是这个原因。 

中国人和西方人很大不同是,我们不是太尊敬神,而是希望直接通过修练跃入类似于神的行列——成仙(修真)。 

有时怀疑老子可能吸食了某种致幻的药物,导致他产生了很愉悦的错觉。在古代,神职人员(西周时代称为“天官”)吸食某种致幻剂是可能的。这和东北跳大神的吸食某些植物的烟类似。中美州的土著宗教也常食用致幻覃类,其中的有效成份是赛洛西宾((psilocybin,又名裸盖菇素),现代科学家曾对其进行研究,证实其确能产生特殊体验,相关报道很多,比如 
美国科学家发现迷幻蘑菇可改变人类性格(图)–科技–人民网。 
幻蘑菇这种毒品为何可以改变人的性格? 
但老子似乎又不是服用了这些东西,因为他并无任何关于鬼神的臆想,而且服致幻剂也常产生不好的幻觉。 

有时又怀疑老子是不是白化病人,因为历来都传说他生下来就是小老头样,白发白眉,这不活脱脱一白化病人吗?老子的家族世为神职官员,可能家传又有些修练之法,加上近亲结婚,生而异像。

从目前看到的资料出发,个人相信:很多古代、现代的修道者,达到了一定水准。他们的方法和老子时代并无太大差异,他们的确体验到了。 

当然,失败的人也很多,比如炼汞服药的、在进入状态后不能保持旁观而致走火入魔的。但总体来说,只要采用简单可信的方法,有耐心,有指导,常人也可能达到相当水准。(八九十年代气功热中,很多气功师的见识和修练水平都有限,还指导别人修练,时有学习者走火入魔的,这是事实。需慎重。最知名大概是天才诗人海子,海子对气功、藏密等极为入迷,曾与相关人员常远、孙舸等交流,自杀前,海子走火入魔,并留下遗言说是受常远、孙舸等人影响。常远后来成为某人体潜能开发计划负责人,孙是地质大学的特招人才,搞特异功能探矿。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9064241/) 

但是,空谈理论的哲学家可能一辈子无法企及一个二流修道者的境界。 

因为感官体验是基础:盲人无法认知色彩,除非借助现代科技去激发相关神经;天生失聪的孩子如果没有手语等辅助交流,其理性、逻辑推理能力会非常欠缺。 


————————— 
哈佛大学学者Jill Bolte Taylo写过一本叫《左脑中风 右脑开悟》的奇书,她本是脑神经学家,专门研究人脑,结果自己中风,导致左脑失灵,意外让她体会到关闭左脑后,右脑带给她的神奇体验,简言之,就是失去日常自我意识、失去了语言能力,失去了以语言为基础的理性思考能力,只用右脑让她得到了神奇体验——直接与万物合一、天人合一的超级体验,这个TED里有视频(

。 

一般来说,左脑功能包括:与自我意识的联系、口头语言、语言描述、构思/概念相似性、时序分析、细节分析、算术和类似计算机运算的操作等;右脑则包括与意识的联系、几乎和口头语言无关、音乐、图像和图形官能/视觉相似性、时序综合、整体-图像等功能。 

诺贝尔生理学奖得主约翰·埃克尔斯的观点是:猴、类人猿的大脑左右半球是对称发育的,功能也是左右重复的。只有人类,通过左右半脑功能不对称的进化策略,相当于把脑皮层增加了一倍,其中,至关重要的自我意识基本在主半球(一般是左脑),而这种自我意识包括各种思虑、害怕、时间感、对死亡的恐惧等等。暂停左脑功能,也就意味着暂时失去自我意识。(《脑的进化—自我意识的创生》,P235-255) 

失去自我意识,也就意味着我们一直习以为常的幻象世界瓦解了——我们习惯于把自我意识当成自己本身、把自己认识到的世界当成世界本身。而这实际上是我们的幻觉。 

没错,我是说从一两岁开始形成自我意识之后,我们就一直生活在某种幻觉中。 

关键的正是自我意识,它既是人类伟大的进化,也是人类自设的自我边界,它使我们把世界分成我和外界,一切二元论随之而生。 

它甚至可能切断了我们与某种超个人的意识本体的直接联系和体验。这种超个人的意识本体,也就是梵、道、太一、宇宙意识流、般若、明觉、神…… 

不难想象,Jill Bolte Taylor的左脑中风后,她的自我意识瓦解了,而右半脑则发挥了主导作用,体验到了神奇的存在。颇像是老子所谓“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与观复”。 

Jill Bolte Taylor的体验很值得研究,她的书里很多话就像是对老子一书的实证体验。太神奇了。 

比如老子里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吉尔的体验说明:“为学”,就是要用左脑,去识别名字、去理解概念,去系统、逻辑思考。而要体验道的存在,就要暂时关闭左脑,直接用右脑去体验,这就是“为道”。 

还有一个叫埃克哈特·托利的人,是西方前些年很火的一个神人,翻了点资料,发现他所讲的,其实他通篇讲的东西,不过是用西方人能看懂的大白话,把道家、佛家的一些修行方式简化表达出来了。其要理念也很像是暂时放弃左脑的自我意识、语言(名)、逻辑之类功能,用右脑去直接把握当下、体验世界的整体性、本质。现在有个词叫“活在当下”,这本是禅宗的境界,现在被当成了埃克哈特的主旨,他出过《当下的力量》系列畅销书,脱口秀女王奥普拉对埃克哈特·托利和Jill Bolte Taylor推崇备致,有多次电视访谈。http://www.quweizu.com/52062b070cf2747ccc106b90 

感觉这两个人所讲的,可以作为道德经中神秘体验的一种实证参考。 

其实看的资料越多,越发现各种宗教所谓的修练,核心就是进入这种状态、找到这种体验。 

人类现在的思维方式极度强调左脑,比如语言、概念区分、逻辑、推理等等,据说左脑在近几百万年得到了较大发展,特别是语言、文字发明之后。维基百科上说:“我们日常生活用的最多的就是左脑,小童上学学习,教导的知识主要也是偏向训练左脑,例如语文,数学,科学等,因此又将左脑称为“现代脑”。” 

有些现代理论认为我们的右脑能使我们感受到与宇宙万物的整体联结,能从更高的向度去把握世界,能直接把握更高层次的存在,比如可称之为:“道”、“无”、“空”、“本体”、“某种我们用左脑思维无法把握的存在”。 

由于这种存在是超越主观与客观、有与无等二元论和左脑语言思维模式的,所以文字无法描述,只能靠当事人自己去体验。道家称为“道”、“无”、“朴”、“抱一”、“抱朴”,瑜伽大师称为“合一”、”梵我合一”,佛教称为“空”、“明觉”、“不二”、“般若”, 心理学家称为“超个人意识”、“宇宙意识流”,灵修达人们还可以称之为“本体”、“临在”、“one taste”。 

这可能就是所谓“天人合一”、“心物一元”、“物我两忘”、“涅槃”等等描述的境界。 

也许,一旦能从这种更高的向度去体验和把握,就自然能超越旧有的小我意识、超越旧有对时间甚至空间的观念,从而达观从容,获得更高智慧! 

埃克哈特形容说,所谓智慧,首先是超越思维的某种体验。其实老子一开篇就表达了这样的意思,而佛教的的“般若”,也就是指这种超越日常思维、感官的更高智慧。而这些都是建立在体验实证上的,你体验到了“道”的存在,也就是佛教中的“如来”,自然就不再执着于区分与逻辑,不再执着于得失对错。注意,不是放弃区分与逻辑,而是不再只看到区分与逻辑。毕竟,世界、存在是一个整体,虽然我们必须使用区分和逻辑,虽然人类就是万事万物的命名者,但世界并不会因为我们的命名和区分就分裂开来。如果我们只限在这种区分和二元论当中,是疯狂而狭隘的。 

释迦牟尼、老子等人据说都达到了这种体验。埃克哈特·托利也多次声称他自从第一达到后,就能常体验到了。泰勒据说也是如此。 

在看泰勒·吉尔和埃克哈特·托利的书时,很容易觉得他们就是在描述《道德经》一书中最常被引用的神秘主义体验:“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可能很多宗教的修练,追求的也就是:入静——摆脱平常思维模式(偏左脑)——开启灵修模式去体验世界(偏右脑)。 

比如禅宗、藏密修练者认为经过一定时间的练习,人就可以保持与更高的宇宙意识合一,不管是睡觉还是清醒,都能保持与万物合一的纯粹觉知、与创造万物的源头合一的感觉。道家也称为出神,印度教也称为梵我合一。 

奥尔德斯·赫胥黎(《美丽新世界》的作者,《天演论》作者托马斯·赫胥黎的孙子)写道:“这种宇宙意识——与创造的源头合一的感觉,乃是世界各大智慧传承在宇宙交感之下的核心教诲…是无数瑜伽士、圣人和智者的直接体悟及圣约。” 

果壳网上有人玩过。http://www.guokr.com/post/378641/ 

近几年汉语网络世界上出现的知名修道实证者,有一位叫元吾氏,此人修道多年,以道家修练起步,而后研习了印度、西藏、西方的修道方法,他也认为各种修行其实内核是一样的,而老子、道家的修练可以是非常简单的。古印度的某些修练也类似。 
他的新浪博客链接http://blog.sina.com.cn/1ness,百度贴吧链接http://tieba.baidu.com/f?kw=%D4%AA%CE%E1%CA%CF。 

看阿西莫夫全集时,里面有一个好像叫“盖娅”的神秘星球,这星球上的人,就是拥有那种与万物合一体验的种族,每个成员的思维也是相通的,有点像Jill Bolte Taylor那种与万物合一的体验。 

阿西莫夫的小说,可能是受到当时西方环境生态主义兴起的影响,詹姆斯·洛夫洛克发现地球有些表现像是一个超级有机体、是一个有生命意志的整体,而从历来修练者的描述看来,在更高意识状态下,人可以直接体验到那种整体性、天人合一感,体验到自己与宇宙万物的那种深刻联系,这种体验让人感觉超越时间、空间,有极大的满足和快乐。 

美国心理学家、哲学家威廉·詹姆斯认为:“我们平常的清醒意识只是意识的一种特殊的类别,它的四周被最朦胧的薄幕所区隔,其外潜藏着截然不同形式的意识。我们终生可能都无法察觉它们的存在,如果施以必要的刺激,也许能稍微瞥见它们的完整形态……我们的自我造了一堵意外的围墙,用来阻挡这个宇宙意识的连续流,不过我们当中某些人的心智已投入到这个母海或意识库。如果把这些其他形式的意识置之度外,我们就不可能完整地阐述整体宇宙了。” 

《地球脑的觉醒:进化的下一次飞跃》的作者彼得·罗素在上世纪8、90年代已经宣称,人类必然进化到更高意识阶段,他介绍了西方人一些类似体验: 

比如丁尼生(19世纪英国大诗人)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个人的自我好像溶解消失了,变成了无疆无界的存在,这并不一个混淆的状态,而是最清晰最确实的定凿,完全超越了文字所能形容——在那里,死亡几乎是可笑的不可能之事——失去的个性(如果以前有过)并没有死亡,不过成为了真正的生命。P116 

爱德化·卡朋特(Edward Carpenter。19世纪社会学家、诗人):如果你抑制思想(并坚持到底),你终会到达思想这下或之外意识领域……实现比我们所习惯的更大的全体自我。因为所有事物均建造在渺小区域性的自我之上,形成我们日常所关心的平凡意识……所以需要在平凡的自我和平凡的世界死而重生,才能超越它。 
以平常的感觉是死亡,但是以另外的感觉却是觉醒,会发现那个“我“,真实的、最亲密的自我, 渗透了宇宙和其他所有——山脉和海洋和星际都是个人身体的一部分,个人的灵魂与所有创造物的灵魂相接。P116 

马斯洛发现,有些人有较高的”高峰体验“发生率。这些人声称,在这个被马斯洛称之为”高峰体验(peak experiences)“的经验中,他们感觉”与世界一体,真正属于这个世界,而不是从外面往里面看……他们感觉真正看到了终极的真理“。他们”感觉到所有事物是统一的,以及宇宙本身是有生命的“。P133 

威廉·詹姆斯对这些有所研究,1902 年,他出版了《宗教经验种种》一书, 在此书的十六、十七章中,收集了各种超越个体的神奇体验,他称为“ 超个人”心理现象,看完这些例子,你会发现,西方人也有非常类似于道、佛、瑜伽修练者所描述的超级体验,其中不少是非宗教人士,比如诗人、医生等,而且他们往往不是通过修练达到,而是偶然体验到。 

比如加拿大精神病学家柏克(Dr.O.M.Bucke)将这些特征鲜明的现象叫做“世界意识”(cosmic consciousness)。 

他说:“世界意识,就其比较显著的事例看,不纯粹是我们通常熟悉的那个自我意识的扩展或延伸,而是附加的一种功能,完全不同于普通人具有的任何功能,就像自我意识不同于任何高级动物所具有的任何功能一样。” 

“世界意识的首要特点,在于它是关于世界(cosmos)的意识,是关于生活和宇宙秩序的意识。伴随这个意识,出现了理智的启蒙,独自将个人提升到新的生活层——使他几乎成为一个新种成员。除之外,还有一种道德升华的状态,即一种无法形容的提升、振奋和快乐之感,以及一种道德感的活跃,完全同增强的理智力一样显著,而且比它更重要。随之而来的,还有所谓的不朽感(sense of immortality),一种对永生意识,不是相信他将来会永生,而是意识”到他已经永生。” 

激发柏克研究别人的世界意识的不是别的,正是他本人所经验的一种突如其来的典型世界意识。他把他的结论记录在一部极其有趣的书里,下面一段,就是从这部书(《我对上帝的探索》)中摘录下来的,叙述了他的经历: 
我同两个个朋友在一个大城市共度晚上的时光,一起阅读诗歌与哲学,并且展开讨论。到半夜,我们才告别。我坐上马车,走了很长时间才到寓所。我的心思深深陷入刚才阅读和谈话所引起一那些观念产、意象和情绪,甚是恬静和平和。我处于安宁的状态,几乎成了一种被动的享受。不是实地思想,好像是让观念产,意象和情绪自动流过我的心灵。忽然间,并没有任何预兆,我发现自己被一团火红的云彩包围着。瞬间中,我以为是火,是那个大城市附近的某个地方失火了;过了一会儿,我发觉这团火在我内心。紧接着,我感到一种喜悦,一种绝大的快乐,同时伴随着或紧跟着一种理智的猛醒,其情形根本无法描述。我不仅开始相信,而且亲眼见到,宇宙不是由企僵死的物质构成,相反,乃是一种活生生的灵(a living presence)。我在内心意识到永生。不是相信我将会永生,而是觉得我当时已经永生了。我看见,一切人都是不朽的;世界秩序是这样的:世界的一切事绝无偶然,都是为了彼此的利益而合作,这个世界以及所有世界的基本原则,就是我们所说的爱,并且,所有成员的幸福,归根结底是绝对确定的。这个景象持续了几秒钟,然后消逝;然而,它的记忆,以及它所教授的实在感,二十五年来始终历历在目。我知道,这个景象所展示的都是真的。于是我获得一种观点,由此看去,知道它必然是真的。这种观点、这种信念产、也可以说这种意识即便是最忧郁的时期,也从来没有丧失过。(威廉·詹姆斯,《宗教经验种种》,尚新建译本,P288) 

很多人都认为美国大诗人惠特曼也有这种体验,他写道:“在每一个高等人格的格造中,除了纯粹理智,还有某种奇妙之处,无须论证,常常也无须所谓教育(尽管我认为,这是一切教育的目标和顶峰,假如配得上“教育”之名的话),便能在时空中,直觉到这个世界的绝对平衡,……灵魂洞察神圣的是暗示和不可见的线索,统领一切事物,一切历史与时代,以及一切事变,无论多么细微,也无论多么重大,就像猎人手里一只被牵引的狗。这种灵魂的洞见和心灵的核心,纯粹乐观主义的解释只是表面的。” 

惠特曼在其杰作《草叶集》中曾描述过他的这种与世界合一的体验: 
我信赖你啊,我的灵魂… 
同我一起去草地游逛,松一松你喉咙里的塞子; 
我只喜欢一种抚慰,你喉头的低吟声。 
我想起有一回我们躺着,在仲夏一个明亮的清晨。 
超乎一切尘世观点的平和与知识 
倏然而生,拥抱着我, 
我知道,上帝之手是我自己的诺言, 
我知道,上帝之灵是我自己的弟兄, 
曾降生于世的男人都是我的弟兄, 
女人则是我的姊妹和爱人; 
宇宙万物的龙骨就是爱。 


据说,认识惠特曼的人都知道,他有一种奇特的魅力,对所有人都很友爱,几乎从不生气。 

詹姆斯也记录一些医生用一氧化二氮等有麻醉作用的气体进行实验,也曾达到过类似效果。 

另外,西方从60年代末发展出所谓“超个人心理学”,研究的正是这东西,代表人物正是马斯洛和萨蒂奇。 以下几段引自《超个人心理学》一书: 

马斯洛所谓“高峰体验”,并不是他的创始性发现,早在不同文化和时代的传统中,就有大量高峰体验的报道, 只不过名称不同而已,人们一般把它称为“宗教的神秘体验”。 

之所以称之为“ 高峰体验”, 主要是因为这种体验往往伴随着自我同一性得到扩展的感觉,它超越了阿兰·沃茨所谓用人格面具和人格“ 这些皮囊包裹着的自我”。用通俗的话来讲,在高峰体验的状态下,个体会感受到自我不是通常状况下的自我,而是有着全新感受,与大自然和谐地融为一体的感受。” 

超个人心理学的另一位早期主要代表人物格罗夫则给出了一个很简明的定义。在他看来, 既然超个人心理学研究的是一些超个人的体验,那么,这些超个人的体验就可以被界定为“包含着意识的扩展或延伸的体验,它超越了通常自我(ego)的限度,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目前,超个人心理学的代表人物是肯·威尔伯,他最初入杜克大学学医,读了两年发现医学太缺乏创意,他将注意力转向东方哲学,在某个机缘下,他阅读了老子《道德经》,从此产生了激进的改变,而开始大量阅读亚州和西方的灵性、哲学、心理学……总之,大概25岁时,他已经写出成名作《意识光谱》,结合东西方的心理学、宗教理论与实践,将人的意识分为几个层次,对这些层次进行了详细的讨论,重点就是超越个人的合一体验。 
他的作品视野极广,号称整合哲学,他将科学、哲学、心理学、宗教等不同学科纳入进化的大图景中,以证明人类必然发展到更高意识阶段。他的用功和成就都非常出众。 
威尔伯也是一位有多年经验的实修者,他的札记《one taste》有不少他的修练体验描述(目前台译本译为“一味”,似可译为“合一的体验”)。 

摘两个威尔伯书中的开悟体验的奇文供大家鉴定: 

突然,我发现自己被裹在火焰一般的彩云里。最初我以为失火了,熊熊火焰好像就在附近的大城里;转瞬间,我会过意来,那火焰原来在自己内。刹时,我沉浸在一阵强烈的喜悦中,紧接着,是一大股难以言语的觉悟。我不止开始相信,我简直可以说是亲眼看到了,这个宇宙绝不是死的物质所拼凑的;相反的,它是一种活生生的临在。我渐渐意识到自我内的永恒生命,在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拥有永恒的生命,而且所有的人都是永恒不朽的。我认识了宇宙的原则:原来一切万物都义无反顾地共同为每一个个体以及全人类的福祉而努力。我还看见,这个世界以及所有世界的基础原来建筑在我们所谓的爱上。我知道,世上每一个人以及全人类迟早都会寻到他们渴求的幸福。
此刻,我被强烈的喜悦所攫获。宇宙都静止下来,好似被那无可言喻的庄严景象所慑服。无限的宇宙只是一个,如此慈爱而圆满……就在一股超然的喜悦及庄严里,一切尽在光明中。我以心眼看到,整个宇宙永恒不止地从一种次序发展成另一种次序:于是构成宇宙的原子,分子(我不知道它们究竟是物质,还是精神),也跟着不断重新组合。面对眼前这完美无缺的连锁,一切都各具其时,各得其所,多么快乐阿!重重世界都交融为一个和谐的整体。 
——巴克(R·M·Bucke) 

街道上的尘土及石块,都如黄金一般可贵。乍看之下,每一座门就好像立于世界的尽头,我一望见那一片绿树,立刻神魂恍惚地被引渡到一座门的另一边去……一群男孩女孩在街上嬉戏打滚,就好像流动的珍珠一般,丝毫看不出他们是有生有死的生命。所有众生都适得其所地活于永恒中,永恒就在眼前……这是我的街道,这是我的庙宇,这是我的人民,连天空,日月星辰,整个世界都是我的,唯有我正在瞻仰它,享有它。我不懂得世界的繁文缛节,也不懂阶级界限,然而所有的界限,所有的财富,连同它的主人都属于我的。我曾费尽心机去学世界龌龊的伎俩而迷失堕落了;现在我已舍弃一切所学,回复昔日的儿童心态,才能进入天主的国。 
——特拉亨(Traherne) 

------- 

扯点当代的。 

西谚有云:在狗眼中,人就是上帝。同理,在人眼中,我们只能以自己的形象、自己的体验去塑造超越者的形象,比如佛(即觉悟者)、上帝、好莱坞的超人。 

尼采认为,人是一根绳子,是一种过渡产品,必然被某种东西超越。 

“超人”这一意象在当代不断出现,因为某种超越人类的东西正在出现。现当代的超人一般是技术驱动型的。所以,好莱坞的各种机器侠、变异人层出不穷。 

现在的技术哲学派,比如KK、库兹韦尔,都认为必然会出现某种更高级更高层次的存在,说是人工智能也好,天网也好,其实都是人没有办法理解的东西,那是个奇点,过了奇点,人所不能理解的东西就出来了,人也就被超越了。库兹韦尔对此专著。作为GOOGLE的工程总监,他在GOOGLE现在所干的事情,就是这个。 

对于我们不能理解的东西,我们理当感到恐惧。因为我们对待其他动物的方式,让我们猜到了某种可怕的结局。 

如果类人猿知道自己的某个分支会进化成凌驾于它之上的人类,它会做何感想? 

还好,库兹韦尔、KK等人对此并不担心,倒是挺乐观。如果超越我们的那东西,是类似于佛、上帝那样的存在,倒也好。 

说不定,也可能是某种与我们共生的东西。 

有意思的是,KK最近的一本书,《技术元素》,已经把技术整休上视为一种生命存在,他所谓的技术整体,部分类似于老子的“名”:语言、工具、媒介,诸如此类。 

其实人类一直是与技术共生的,我们通过技术还获得了感官的延伸,比如显微镜让我们看到更小的,哈勃望远镜让我们看到更远的,无线电让我们听到更远的,而现在,技术走向生物、大脑方向,迟早会让我们获得更高的感官体验。人类超越自身的感官将是未来的重要方向。 

看迈克卢汉的《理解媒介》时,前言是麻省理工一教授写的,他说迈克卢汉的书可以看出一种很深的信仰,“这一信仰关注的是世间万物的太和之境”。 

迈克卢汉认为电子媒介,能靠压缩信息来消解时空这两个维度,他认为:是印刷文字的语法把人类分裂为互相独立的自私自利的派别,分裂为种姓和民族,分裂为感情的派别。对这种建立文字上的左脑思维方式,他深感痛恨。 

迈克卢汉是技术派,他相信新媒介技术的发展,能够让人们不用去实行某种自我意识或头脑的修练就可以体验到与万物合一的太和之境。他相信,电子传播网络那种统一的力量,可能使人类回归到无上幸福的伊甸园。 

从目前的趋势看,技术派们在2045年之前实现这一愿望也未可知。 

只不过,这种实现可能和技术派们现在想象的不一样。 

库兹韦尔等人想象的是:2045年,人能够获得永生、上传意识、或者某种超越人类的智能出现。 

而按照历来的修行者的体验来看,技术可能只需要帮助人们获得开悟的体验即可。 

修行者们大都认同的一个事实是:某种超越个人的不灭意识(觉知、自由意志、意识流、灵、道、元神、太虚、太一、梵、大心境界、更高维度存在、某种量子级别的存在)本来就存在着,而且正是它的存在“创造”出了世界本身。我们的大脑之所以能产生意识,也正是因为这种东西在我们大脑也存在着,只不过在进化过程中,我们的左脑和右脑功能分化后,左脑形成了自我意识,而这种自我意识反过来限制了我们对宇宙自由意志的体验,从而使我们产生种种区分,这是伟大进步,但也有巨大负面作用,比如我们习惯于把现有思想对世界的认知当成了世界本身,实际上,它是某种幻觉。(参见《脑的进化-自我意识的创生》第9章,约翰·埃克尔斯) 

左、右脑切开的手术实验表明,自我意识基本是在左脑。因此,普通人可能只要暂时暂停左脑意识,即可从自我意识的限制中解放出来,用右脑体验到与宇宙合一的整体感(《脑的进化-自我意识的创生》) 

有的人天生容易体验到,比如丁尼生,他给朋友的信中写道:”从少年时期始,每当我独处时,经常会在清醒的状态下出神。我只需要将我的名字重复念上两三遍,个人的存在感就会消失,而融入一种无限的存在感中;那并不是一种充满困惑的状态,而是再清晰不过,再确定不过,但又完全超越语言的境界。处在这种境界中,死亡成了可以嘲弄、不可能发生的事,自我虽然消失了,你并没有熄,你成了唯一真实存在的生命。”(引自《一味》,P87) 

当然,普通人通过修习也能体验到,只不过我们的日常思维、自我认知模式暂时锁住了它,即使我们明白我们的个人意识只是那永恒宇宙意识(梵、道)的一个部分,我们也需要长时间的修练才能真正体验到。肯·威尔伯称他修习几年后,就可以偶尔体验到合一的境界,而他真正达到较高的境界,大概用了二十年以上。 

也许用某种可能并不复杂的技术,就能帮人们打开心中的自我意识之锁,体验到开悟,比如通过某种设备,让普通人容易的达到高级修行者那种关闭左脑强化右脑的体验。 

比如,监测所谓的“α”(阿尔法)脑电波或者超高级β波。 
据说,当人处于完全放松的精神状态【空的状态】下时,或是心神专注的时候,就会出现“α”脑电波,其频率为8-12Hz(赫兹)。达到超高级β波时(35-150Hz),会有种超脱体外的感觉。 
监测并利用脑电波,可能正是当下很多做意念控制设备的公司所做的事。 

比如开发某种设备来监测修练者的脑波,如果出现平时左脑的思维方式时,就提示修行者收敛精神去掉杂念,帮助修练者达到“α”(阿尔法)脑电波或者超高级β波。(肯·威尔伯在《一味》中也描述过他参加测试脑波的情况。) 

当然光有对脑波的监测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这种设备能够帮助使用者达到高级修练者对大脑的控制程度。 

比如某种设备,可以激发人的清醒梦(清醒梦是类似于所谓“出神”的状态),网上有出售这种眼罩的,似乎就是当人入梦后,通过闪光唤醒人的部分意识。这种设备似乎并未监测人的脑波,也许可以在监测脑波的同时引导清醒梦。 

关键是:必须从科学的角度解释:什么是开悟?只有科学的解释了原理,才能科学的、大规模的实现。 

比如有人说:“在这种狂喜经验中,通常在意识的恒常背景(即自我)与前景对象(无论什么对象)之间起作用的运动调节消失了。(威廉·詹姆斯,《宗教经验种种》,尚建新译本,P283) 

不管怎样,已经有无数修行者证明过人是可以开悟的,而且他们达到这种境界的方法虽需要耐心和方法,但并不复杂。个人认为未来必然会出现某种技术、设备,只要你买回家,打开开关,稍微配合调适一下身心,人人都可以体验到佛祖、老子、泰勒博士、埃克哈特、肯·威尔伯、丁尼生的超级体验。 

这种体验将是一种伟大的进步,因为人人都可以更容易的得到更高向度的体验,超越我们日常思维、感官的维度,人人都能意识到宇宙万物的本质、本源、超越肉体与精神的分裂,轻松达致佛法中所谓不二境界(超越一切二元区分),时间、空间可能也就再不重要,肉身也不再重要,甚至产生某些异能。 

这可能是21世纪最大的科技奇观之一。 

而过去,大师们要达致这种体验,需要经历多年修行或是机缘巧合。比如佛陀多年苦修后,在菩提树下又苦坐七天七夜才达到。或者是老子这样的人,留下一本三千字的小书,写些莫名其妙的体验,结果搞得后人千人千解、莫衷一是,很多人仔细研究后,又觉得其中有重要体验值得去修习重现。 

释迦牟尼、老子,像是通过修行某种获得更高进化,超越了人类旧有意识维度,他们达致灵性体验后,自然成为众生归附的榜样,并形成人类历史中最长久、奇异的宗教组织,这必然有其深层的逻辑。个人认为他们像是人类中的先行进化者,肯·威尔伯也有类似观点。 

对此,老子似乎说得很直白: 
第22章:“圣人抱一为天下式”(圣人修道而成为天下的榜样)。 
第28章:“复归于朴。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制不割。”(复归于本源。本源经过加工,就变成了用途单一的器物。圣人修练达到本源,因此成为领袖。大制作不是切割制作出来的。所谓“朴”,本指没有切割加工的原木,也就是制作各种器物的原料,意指本源、本质、源头) 

古人的方法毕竟受制于当时的条件,现代人完全可以用现代科学的方法去研究、实证,当代技术可能让人们更容易的开启对万物本源的直接体验和感知,让人们超越小我,感知到与他人、与宇宙万物深刻联系和整体图像。甚至,超过古人的成就。 

可穿戴设备就显示出这方面的某些雏形,比如GOOGLE眼镜,它可能带来大规模的视频直播和个人视角转换,可能使数据量极大增长;又比如某种能沟通人与人情绪的应用或可穿戴设备,也可能带来个人自我意识的深刻变化。当然,这些只是开始,最终人类必将发展出某种更高明的开悟方式、感知方式。 

总之,技术才能真正实现大规模的人的意识状态提升,而古人的实修方式成功率较低,现代修练者虽众,但大家疲于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成功率也较低。 

上世纪中业,一位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法国人,哲学家、神学家、古生物学家、地质学家德日进,他试图用更广泛的进化论去看待宇宙万物、人,他也预言人类必将超越,他诗意的描述道:“此时,在极度互相感知的状态里,浮起了对上帝的爱和对世界的信任:这是超越人类的两个主要的组元。这两者正洋溢”在空气中“无所不在……迟早会发生一个链式反应。” 

对于未来的一点猜想:一种是西方人谈得比较多的,比如德日进、彼得·罗素、拉洛兹、KK、库兹韦尔,他们都谈到了某种基于大规模互联后产生的涌现、跃迁,在他们的想象中,人还是原来的人,只不过当更多的人更深的联接后,就可能涌现出某种更高意识体,它可能是机器与人类共生到一定程度的突变和跃迁;另一种,可能更东方更灵性一些,技术可能帮助人们超越原来的意识向度,体验到自身与世间万物的深刻联系,体验到超越时间与空间的更高维存在,人类的维度得到提升,人超越了原来的人,人与人、人与万物的联结将通过新的方式,人类的技术、社会也将随之巨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