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自由(更新中)

有问题建议请指出,本文是个人不成熟的思考,不是民科不是网哲。

有问题建议请指出,本文是个人不成熟的思考,不是民科不是网哲。

有问题建议请指出,本文是个人不成熟的思考,不是民科不是网哲。

第一种自由…..(物质自由待写)

第二张自由….(精神,价值观自由)

最后一种自由

这种一自由的灵感来源于今天下午老教授辅导我线性代数时候。对线性代数,我的主要理解之一就是将不同的数学操作在不同维度上实现,比如一维只有线(x),二维则有(x,y)三维是(x,y,z)以此类推。大学物理对运动轨迹的描述在三维,故此用三个变量描述运动物体的位置,化学里电子的概率云也是三维,故也用x,y,z,来推测电子在原子中出现的概率phi。由于仍在大一阶段,我对这一概念理解尚不完全,但可以肯定的是,现代理科在大学阶段,很重要的一个点就是在将初高中熟练掌握的二维方向的定理(牛一到牛三,电子轨道,导数等)拓宽到三维,使得对定理的应用有全面的理解。

试想,你在看一个互联网视频,视频本身是二维的画面,从三维来看,视频内的时间是可以通过在三维空间里操作进度条来调节的,不同时间画面的定格帧数,剧情也会有所不同。那么,可以得出,如果观察者在三维空间,二维空间的画面和具体时间是可以通过滑动进度条,也就是调节二维空间的时间随意调整的(即,三维世界看来,x和y,与t线性相关,t可调)。

那么,若尝试利用第一段类似的拓展思维,将三维世界,也做类似拓展,试想,一个四维空间的生物在看三维视频,视频本身是二维的画面,从思维来看,三维的时间是可以通过在四维空间里操作进度条调节的 ,不同时间(四维来看)画面的定格帧数,剧情也会有所不同,那么可以得出,如果观察者在四维空间,三维空间的画面和具体时间是可以通过滑动四维的“进度条”,也就是调节二维空间的时间随意调整的(即,四维世界看来,x,y,z,与t线性相关,t可调)。

二维的现象

问题来了,何为自由,有一动画名为<Rick and Morty>,如果将主角Rick假设为二维生物,那么可以得出以下推论:Rick很明显的发现自己在二维世界,并且知道他的所有行动都已经被三维世界的制作这部动画的导演操作,但因为他的本体在二维世界是无法理解三维世界如何随意调节动画进度条,也就是如何调节二维世界的时间的,因此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那么试问,即使Rick知道了这一问题,即是在二维世界他能呼风唤雨和孙子单挑银河系无所不能,在二维世界的“纸片人”看来,他是最大自由的,但是在我们看来他依然自由吗?不,并不,在三维世界的我们看来,他的行为只是动画片里的一集,是进度条上的东西,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在三维人类即制作人的制作下产生的,他所有的冒险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段视频,通过进度条,我们想看哪里就看哪里。

网页上也有很多视频,能否理解成平行世界?平行世界也是无限可能性的展现,那么在二维世界,不同的视频可否理解成(x,y,由二维世界时间(t)决定的)无限种表达可的能性?视频的世界观则是因为观察框架不同造成?一切都可以被三维世界里的智慧生物制作并且利用进度条随意操作产生的?

将二维现象代入进入三维

如果将我们设为四维世界的一部三维视频的角色,将我设为一个三维生物,那么可以得出以下结论,我很明显的发现自己在三维世界,并且知道自己的所有行动都已经被四维世界制作出这部三维视频的四维世界里的导演操作,因为我就是这位四维导演对三维世界进行创造的造物,但因为我的本体在三维世界无法理解四维世界如何随意调节三维世界进度条,换句话说就是四维世界可以如同像我们对二维世界做的那样(即拖动进度条调节二维画面的时间)调整我们生活中的客观时间(t),因此就算我知道了之一现状,我也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那么试问,即使我韭菜知道了这一问题,即使我在三维世界呼风唤雨带着我的祖宗十八代单挑银河系无所不能,在三维世界的“人”看来,我是最大自由的。但是在其他四维的生物看来,我是自由的吗?不,并不,在四维世界的生物看来,我所做的一切只是这三维视频里的一集,是四维世界随意调整的进度条上的东西,我的一举一动都是在四维生物的制作下产生的,我的所有经历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段视频,通过进度条,四维生物像看我人生的哪一段就看我人生的哪一段。

三维世界也有很多可能,也有很多世界观,能否理解成他们制作的不同“视频”?平行宇宙就是无限可能性的展现,不同的“视频(即平行宇宙)”可否理解成在三维世界时间(x,y,z,由三维的时间t决定)的无限种表达可能性?平行宇宙的不同则是因为坐标系在三维不同造成的?那么,我们世界的一切可否被认为是被四维世界里的智慧生物制作产生并且利用进度条可以对我们的时间进行随意操作?

此推论对四维-》五维度,n,n+1维依旧适用

试想,我们是已经被”导演“在四维制作好的视频,开头结尾都已经被确定。那么在这视角,作为”三维电影的角色“,这三维世界过去现在未来一切都已经被在四维观察者和创造者定义完了的我们,依然是自由的吗?

或许

我们的意识本身就是被一个比我们维度更高的东西所创造而产生的?我们的一切活动取决于那个n+1维度”导演”般的存在决定

并且,由于维度限制,本就在物质层面和价值观层面就已经不自由的我们,能否可以反抗四维的“导演”去获得真正的自由吗?答案很明显,不能,就像二维纸片人Rick不能咋穿电视屏幕干翻三维世界的我们一样。

或许,

宇宙只是一部电影?只是一部四维”导演“制作的肥皂剧?我们最珍视的时间本身其实只是一个可以被高维生物随意调节的进度条,我们的意识主导权或许并不存在于自己大脑而是取决于”导演“?

这个宇宙所有存在的物质将会发生的一切,都早已经被订像动画片画面一样,被制作好了?

黑,真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