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警察 剧场版2 和平保卫战>剧情解析(更新中)

这部作品脱胎自押井守自己监督的《Patlabor OVA》(最早的一部)中的《二科最漫长的一天》,将之发扬开来。这部作品是作为HEADGEAR组合最著名、争议最大也是最难懂的一部Patlabor作品,其地位是不可小视的。与在《Ghost in the Shell》里面探讨的人类机器的界限和进化可能不同,这里押井守阐述的是关于日本政治势力关系的思考,也有着一段保留性的独白(极难跟上他的思维的)。作为几乎是押井守的Patlabor的绝唱,押井守刻画了一个可能发生的真实系的政治斗争……

片中主要出现了

拓植派:柘植与其同党

特车二课:南云忍,近藤喜等人,全剧唯一动机单纯纯粹为了寻找事情真相的势力

(防卫厅)国防族:由前防卫厅幕僚和一部分下层官员,美军军需产业及美军内一部分势力组成,企图解除战败后美国强加于日本军事上的种种限制,增强日本军备,并颠覆日本和平的政治现状获得权力。

防卫厅掌权派:头部机构,目标是维护现行体制,剧情开始时的防卫厅高官。

政府:文官系统,目标是维护现行体制。

自卫队:执行机构,剧情开始时听命于防卫厅。

警察系统:警察总监,整个警察系统,与自卫队不和。(机动队,青森县警等)企图借自卫队与警察对立从政府获得更高的权限。

美军:全剧看似没有出现过的局外人,实际上整个剧情都围绕美军展开。

自卫队和政府的矛盾经过了六次激化,分别是F16(美军)炸大桥,三泽基地F16飞向首都防空识别圈,基地长官前往东京被抓导致军警对立,自卫队进京戒严,毒气飞艇出现首都上空,

序章:

柘植与其同僚注意到了Labor的军用价值,为了实践自己的理论于是自愿(实际原因是出轨有高干背景的南云忍被贬东南亚)作为UN的军用labor部队于东南亚战场进行为维和活动。遇敌后,日方上层因为政治因素不允许柘植的军用labor小队反击导致柘植与其同僚的军用labor被敌RPG击毁。危急时刻柘植抗命使用火神炮反击,但未击穿敌方装甲车辆,柘植的军用labor最后被击毁,自己因为抗命被开除出局。

柘植对日本文官政治的迂腐的不满达到极点从此开始策划一系列行动意图挑起对立颠覆现行体制(也就是正片的一系列行动)。

第一次激化

被赛博劫持的F16发射小牛AGM-84E导弹攻击湾岸大桥(15:00-)

事件概括

事件由神奈川交通警察接到湾岸大桥上有一辆汽车上装有炸弹开始,警方暂时停止让车辆通过湾岸大桥,突然一架来路不明的F16(不明型号)发射了一枚空地导弹炸毁了湾岸大桥的中间部分。事后日本媒体口径此次事件由空自三泽基地的控自F16J造成。自卫队的态度是防卫厅严正声明此事与自卫队完全无关,政府态度则设立特别调查委员会查明真相。

此时,陆军幕僚调查室的荒川找上了特车二科,放映了自称未经修改的录像(24:00-),指出袭击大桥的其实是美军的三宅基地进行起降练习时失踪的隐身型F16而非自卫队的F16J,政府为了降低这次事件对现行体制的影响才把美制F16修改成了日制F16J。希望特车二科帮助调查真相。

各方态度

国防族原本希望策划一场类似米格25叛逃日本的事件,将拓植党作为行动队,通过美制F16飞掠并锁定湾岸大桥事件引发日美对立,迫使政府修改现有防卫体制增加自卫队权限。未料到作为棋子的柘植党失去控制假戏真做让F16发射了实弹造成事情影响比计划中单纯引发猜疑大了非常多。
防卫厅掌权派维护现行体制和己方既得利益,坚称此事与自卫队F16J无关且希望公开飞机是美制飞机事实。
拓植党假戏真做劫持美制F16发射导弹摧毁湾岸大桥。(预料到了政府会修改影像将美制F16修改为空自三泽基地的F16J,在下一步行动中继续劫持三泽基地F16J引发猜疑。)
政府在是否公开事实上举棋不定,坚决维护现行防卫体制,试图通过修改录影将美制F16改成空自F16J。
期望将本次事件影响最小化,并在日本防卫体制内自行消化此次事件而非对现行体制进行改革。
特车二科后藤被荒川邀请作为防卫厅外的第三方势力介入事件调查,但后藤喜一怀疑荒川说法的真实性。

刚刚在车上道出此次事件原委的荒川接到电话,又有三架三泽基地的三架载弹F16J南下…矛盾第二次的激化就此开始….

第二次激化

事件经过

三架隶属空自北部航空方面队的载弹F16J(呼号Wyvern)从三泽基地起飞南下,将在二十分钟后到达东京上空。

南下的F16J

东京防空司令部此时多次试图联系北部三泽基地却没有成功,开始怀疑三泽基地独走。于是让百里机场的空自F15(呼号Wizard-3)与小松基地的F15(呼号Priest-2)前往拦截。

两队双机编队前往拦截三泽基地F16
Wizard-03,鸭翼F15,原型为本位面nasa验证机
Wizard即将与Wyvern遭遇

Wizard即将与Wyvern遭遇时,东京防空司令部终于联系到了青森县的三泽基地,三泽基地指出当晚该基地并无飞机起飞,与防空司令部的sif信号相矛盾。于是部长命令确认所有北部航空飞行队飞机位置,自我诊断防空系统确认系统是否有错误(结果:自我诊断并未发现错误)。

Wizard与Wyern在离首都圈还有十分钟路程上遭遇时,Wizard F15表示自己雷达并未探测到三泽基地的F16J,希望空管再次确认目标高度。防空司令部命令入间基地的第一高炮群进入迎击状态。

去年有幸亲自参观过入间基地的爱国者2移动发射系统

Wizard依然与Wyvern negative contact。即使是Same position same alttitude,拦截机上的雷达依然没有反应,空管命令Wizard暂时撤退。

拦截机与F16在Same position same alttitude依然没有发现敌机

就在此时,拦截机Wizard信号突然消失,司令部怀疑Wizard被击落。

Wizard信号突然消失,只剩下南下的Wyvern队信号。

Wizard信号消失以后,司令部发现Wyvern信号的高度继续下降,与第二波拦截也就是Priest即将交汇,Wyvern即将通过成田机场并在60秒后进入首都圈。

第二波拦截的Priest终于接收到了“敌机”的雷达信号,司令部下令立即击落Wyvern。就在此时,Wyvern信号突然变成了此前第一波拦截前去拦截的Wyvern的Wizard。Wizard与司令部重新建立联系。

下令开火后的瞬间,Wyvern信号突然变成了此前第一波拦截前去拦截的Wyvern的Wizard。

意识到是虚惊一场后,司令部下令中止攻击。

从荒川之口,后藤得知这一电子战事件是由拓植一党通过德国情报公司的管道经过美国大学网络潜入了驻日美军基地系统获得了航空自卫队识别系统的操作权,导演了这一出三泽基地”虚拟“F16J南下东京的闹剧。

各方态度

政府不愿公开系统遭遇黑客入侵。
防卫厅掌权派高层不愿公开系统遭遇黑客入侵,也不愿意承认F16J袭击湾岸大桥,企图找一线人员当替罪羊推卸责任。
拓植党修改空自防空识别系统策划了整场闹剧,期望引发政府对自卫队的猜疑。
国防族荒川(43:00-)押井守借荒川之口道出了不正义的和平和正义的战争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大概这就是他对日本新左翼运动的评价吧)。同时,战争和和平这一矛盾是有两面性;眼前的和平越久,未来的战争越残酷,预言了未来人类再一次引发世界大战战争的必然性。
特车二课与荒川暂时联手调查事件。
自卫队防空识别系统被劫持,引发了这场闹剧,事后被怀疑有独走嫌疑。(柘植一党借刀杀人的刀)

第三次激化

事件概括

由于之前的两次问题明面上全部是由三泽基地的F16J造成(实际凶手都是拓植党),三泽空自基地的各飞行队被下令禁止飞行,三泽基地司令驱车前往东京抗议。在基地大门外被青森县警察带走侦讯,引发了自卫队三泽基地切断通讯与当地警察系统的对峙。

在此基础上,东京警察本部部长命令特车二课与第四机动队当地警署一道,负责自卫队练马驻地的警备工作。和由于基地司令被带走侦讯心怀不满的全关闭基地的自卫队进行对峙。

所有势力目前的所作所为都是官僚系统害怕类似二二六的事件在战败后的日本再次发生,仅仅因为柘植党的一发导弹,就让台上的全部角色都站在了错误的位置,不得不说柘植的手段十分高明。

注:日本军警对立由来已久,如今的日本警察机构里有一个被称作“自卫队监视班”的特殊部门。其主要目的是“防止自卫队政变而采取监视行动”。因此,每年8月15日,自卫队员成群结队参拜靖国神社时,往往也会有一批警察在悄悄盯着他们。

自卫队驻地关闭,首都第一师团与特车二科,第四机动队对峙

各方态度

政府维护现行体制,由于对峙事件,文官系统怀疑自卫队(和警察系统)的忠诚度,选择派出”可以信任的部队“(陆上自卫队东方面队,第一师团步兵战车连队等)进入首都戒严。
柘植党通过湾岸大桥事件和电子战劫持防空识别系统终于成功令政府对自卫队独走产生了怀疑,将由来已久的军警对立摆在了明面上。
警察系统下令特车二科机动队出击,对自卫队进行防止其独走的”警备任务“。警察系统高层希望通过这次事件从政府处获得更高的权限。
特车二课为了不抗命被迫出击,借口机械故障故意在媒体直播时不让自家的labor站起来,意图消解军警对峙的政治意义,减轻事态恶化程度。
自卫队因为三泽基地司令官被逮捕侦讯,各地自卫队关闭基地抗议此事,独走行动开始,与警察对峙。
防卫厅掌权派维持现有体制失败,陆海空所有幕僚为负起各地驻屯地关闭责任全部辞职,并且打算澄清湾岸大桥事件是由美军而非空自造成的真相(美军不认账他们就完蛋了lol),至此防卫厅掌权派退场,维护日本文官政府现行体制的力量减少了一股。
国防族因为掌权派的集体辞职而渔翁得利。
舞台上的角色全部站在了错误的位置呢

“<机动警察 剧场版2 和平保卫战>剧情解析(更新中)”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