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文化大革命

背景:关于1966年毛泽东在“滴水洞”11天的情况,社会上曾一度众说纷纭,显得颇为神秘。的确,这11天,是毛主席思绪最复杂的11天,也是谜一般的11天。在这期间他日日夜夜看文件、材料、报纸等。特别看了林彪1966年5月18日在北京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到达武汉后他给江青写了一封信,信的中心思想显然是他在滴水洞思考过了的……其中,可以窥见在毛眼中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动机,对个人崇拜的态度,后世对自己评价,和自己对国家未来前途的看法,还请读者细细品味。

信件原文

六月二十九日的信點收到。你還是照魏、陳二同志(註2)的意見在那裏住一會兒為好。我本月有兩次外賓接見,見後行止再告訴你。自從六月十五日離開武林以後,在西方的一個山洞(註3)裏住了十幾天,消息不大靈通。二十八日來到白雲黃鶴的地方,已有十天了。每天看材料,都是很有興味的。

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過七、八年又來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來。他們為自己的階級本性所決定,非跳出來不可。我的朋友(註4)的講話,中央催著要發,我準備同意發下去,他是專講政變問題的。這個問題,像他這樣講法過去還沒有過。他的一些提法,我總覺得不安。我歷來不相信,我那幾本小書,有那樣大的神通。現在經他一吹,全黨全國都吹起來了,真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我是被他們逼上梁山的,看來不同意他們不行了。

在重大問題上,違心地同意別人,在我一生還是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吧。晉朝人阮籍反對劉邦,他從洛陽走到成皋,嘆到:世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魯迅也曾對於他的雜文說過同樣的話,我跟魯迅的心是相通的。我喜歡他那樣坦率。他說,解剖自己,往往嚴於解剖別人。在跌了幾跤之後,我亦往往如此。可是同志們往往不信,我是自信而又有些不自信。

我少年時曾經說過: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可見神氣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總覺得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我就變成這樣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衷主義,在我身上有些虎氣,是為主,也有些猴氣,是為次。我曾舉了後漢人李固寫給黃瓊信中的幾句話:嶢嶢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陽春白雪,和者蓋寡。盛名之下,其實難副。這後兩句,正是指我。

我曾在政治局常委會上讀過這幾句。人貴有自知之明。今年四月杭州會議,我表示了對於朋友那樣提法的不同意見。可是有什麼用呢?他到北京五月會議上還是那樣講,報刊上更加講得很兇,簡直吹得神乎其神。這樣,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們的本意,為了打鬼,借助鍾馗。我就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當了共產黨的鍾馗了。

事物總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準備跌得粉碎的。那也沒什麼要緊,物質不滅,不過粉碎罷了。全世界一百多個黨,大多數的黨不信馬、列主義了,馬克思、列寧也被人們打得粉碎了,何況我們呢?我勸你也要注意這個問題,不要被勝利衝昏了頭腦,經常想一想自己的弱點、缺點和錯誤。這個問題我同你講過不知多少次,你還記得吧,四月在上海還講過。以上寫的,頗有點近乎黑話,有些反黨分子,不正是這樣說的嗎?但他們是要整個打倒我們的黨和我本人,我則只說對於我所起的作用,覺得一些提法不妥當,這是我跟黑幫們的區別。

此信現在不能公開,整個左派和廣大群眾都是這樣說的,公開就潑了他們的冷水,幫助了右派,而現在的任務是要在全黨全國基本上(不可能全部)打倒右派,而且在七、八年以後還要有一次橫掃牛鬼蛇神的運動,今後還要多次掃除,所以我的這些近乎黑話的話,現在不能公開,什麼時候公開也說不定,因為左派和廣大群眾是不歡迎我這樣說的。也許在我死後的一個什麼時機,右派當權之時,由他們來公開吧。他們會利用我的這種講法去企圖永遠高舉黑旗的,但是這樣一做,他們就倒楣了。

中國自從一九一一年皇帝被打倒以後,反動派當權總是不能長久的……中國如發生反共的右派政變,我斷定他們也是不得安寧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會容忍的。那時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話得勢於一時,左派則一定會利用我的另一些話組織起來,將右派打倒。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認真的演習。有些地區(例如北京市),根深蒂固,一朝覆滅。有些機關(例如北大、清華),盤根錯節,傾刻瓦解。凡是右派越囂張的地方,他們失敗就越慘,左派就越起勁。這是一次全國性的演習,左派、右派和動搖不定的中間派,都會得到各自的教訓。

結論: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還是這兩句老話。

毛澤東

一九六六年七月八日

註:

1、毛澤東在武漢致江青的信,寫成後在武漢給周恩來、王任重看過。原件為毛澤東銷毀,以上為毛澤東校閱過的抄件。

2、魏:魏文伯,前中共上海市委書記、華東局書記。陳:陳丕顯,前中共上海市委第一書記、華東局書記、兼上海警備區第一政委。

3、指韶山滴水洞。

4、朋友指林彪。講話,指林彪於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八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講話,其中提出“防止反革命政變”。

总结

毛泽东找的路,是群众运动,是永不停歇的阶级斗争。永远的阶级斗争是他心目中维护被统治阶层利益的手段。解放后,很多党的高级领导人都认为,以后的工作重点是经济建设。而毛泽东认为还是阶级斗争。他认为,如果没有持续的阶级斗争,就一定会出现阶级固化,精英阶层会垄断权力,脱离群众。

他试图用群众运动的方式,让群众起来打倒脱离群众的统治阶级,让群众中的优秀者在斗争中脱颖而出成为统治阶层。

“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又来一次。” 毛泽东试图通过这种治乱之间的折腾,打破精英既得阶层的统治,让群众中的优秀者在这种治乱循环中涌现出来。

然而这个想法的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在没有持续的外部能量来源的情况下,无论是化学的分子总趋向于向低能量形态签约还是热传递的结果总是趋向于两个系统拥有相同的温度都说明了事务总是会偏好于趋向稳定,也就是说七八年一次的群众运动,总有一点会因为动力不足而停止。而历史也证明了一点,当夕阳西下太阳最终沉入地平线时,过去是十年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突然失去了足够的能量来源,仅仅两年就陷入了死寂直到现在

如果保证一个庞大的组织持续有活力,在任何地方都是难题。在商业社会中,大公司中也会形成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改革也不容易。有些大公司每过几年就搞一次组织架构调整,折腾一下,打破既得利益,发掘新生力量。

毛泽东的顾虑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他的初衷也是好的。但是,他找的道路过于激进,最终失败了,天下大乱后,没能天下大治。

解放后,毛泽东的很多问题,根本原因都是他太着急了,希望在有生之年解决所有问题。希望靠大跃进短时间内解决经济落后的问题,希望靠文革解决政治体制僵化的问题。

事物发展有其客观规律,思想超越时代太多,脱离客观规律一味冒进,结果就是失败。

但是,毛泽东时代建立的国家级的普遍教育、普遍医疗体系,深入最基层的政府组织,品类完整(虽然质量和效率都比较低)的工业体系,以及给每个中国人心中种下的人人平等不认命的信念。给改开后四十年的辉煌,奠定了基础。

“浅谈文化大革命”的4个回复

  1. 看待历史和政治事件需要把屁股挪出来,客观中立的代入评判,撇去文革中对人们造成的苦难,忽略道德败坏的红卫兵对文化和遗产造成的破坏,单就文革对其后半个世纪的影响来说,功过对半的评价我个人认为是中肯的,客观讲文革确实打破了很多既得利益者盘根扎营的尝试,将在苏联发生过的红色腐败并在中国再次上演的可能时间往后推移了一大段;并且确实如《中国的百年寻路》里说的那样,“(文革)给每个中国人心中种下的人人平等不认命的信念。”这才是真正的减掉辫子的思想解放。

  2. 另外九酱我已经把你在我滴博客里做了单链~
    根据博客孤岛理论我感觉你的博客出现在我博客观众的“你可能也喜欢”栏目也挺好的 →_→ 就是你得空得优化一下你博客的访问,从解析到Peding都得十秒钟这体验也太差了我还以为你被GFW认证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