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终总结

如果说我目前为止的人生可以被分成四个五年计划,那么今年则是第四个五年计划结束的承前启后之年;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从是否出国自己应该去哪个学校的迷茫中走出,考入了心仪的大学,又在达成目标后的第一个学期里陷入对未来的虚无和困惑中,通过今年一整年对社会的观察实践,终于望尽天涯路走出焦虑开始着手准备下一个五年。临近年末/期末,外出度假,遂有时间写下此文总结过去,展望未来。

一直认为,只有站在当下回忆过去自己的想法感到幼稚羞耻,才证明了时间的流逝令人成长。今年亦是如此,站在年末看一月份时自己的种种怀疑不禁觉得不成熟不理智。将要过去的一年里,撇开社会实践,我主要干了两件事,观察和思考。

今年一月时,目睹武汉瞒报疫情,李文亮医生被冤死时深感国家前途渺茫,一度怀疑新冠疫情是否会成为切尔诺贝利于苏联一般由盛转衰的标志性事件。现在看来,在疫情初期的颤栗后,我国充分利用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抑制了疫情的扩散,用强大的动员能力给我那不甚成熟的思想上了生动一课。可以说就是那时我意识到我国现在还在国力的上升期或者是顶峰,离真正的衰落还有一定距离。

暑假和国庆则分别去盐津县观察了我国县城人口的生活现状,通过卷商的行业实习研究部门了解到了大国重器工程师在各自行业的惨淡收入和金融业来钱之容易的巨大对比;同时个人研究了一个月我国的半导体产业发现我们完全没有同期90年代日本自己引以为傲的核心技术,技术上的巨大鸿沟和科研上迂腐的体制可能需要的可能是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追赶才能达到接近的水平;除此以外今年还参加了人口普查与各行各业各个年代的人进行了一些接触,大致了解了目前所在阶级的生存现状。

就我个人的观察结果和认知而言,我国目前的经济面临结构性问题日趋严重,问题如下:

1.基础设施建设带来的生产力提升边际递减到了接近于零,经济发展的结构性问题明显过分依赖代工和人口红利,同时基础设施建设的后遗症日趋显现,市场投机心态泛滥,地方/居民债务高筑,严重影响国家发展潜力。

2.我国过去二十年经济腾飞的最重要竞争力,也就是人口红利即将因为劳动力老龄化,少子化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工程师红利可能因为国家无法创造足够的有效需求和就业而缺少竞争力。

3.过去的经济腾飞和大规模基础建设的分配不均并发症日趋明显,阶级和代际(主要为50-70后和80-00后的)贫富差距严重限制了国民消费,一夜暴富的机会在未来将不复存在。

简而概之,因为上述几大问题我国直到2030左右的发展曲线很可能无法达到日本韩国等国家的高度发达国家的水准而停留在西班牙之类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国家在微观层面如同我在观察到的日本一般阶级高度固化,被远超日本的快速老龄化问题困扰,一线城市年轻人躺平等死;农村老年人自顾不暇;除了一线城市有少量年轻人涌入以外整个国家陷入慢性死亡之境地。

以上想法使我从今年中旬陷入了焦虑。见识到了天地,见识到了人间,却没有看到自己的眼前路。

思考的突破口出现在了对日本社会的现状对比(中国从人口和负债率等方面可以类比成九十年代泡沫经济破裂前夜的日本)和一部电影——杜琪峰的《黑社会2:以和为贵》。

前者让我明白就算产业升级成功,工程师和理科生的待遇不会变好,因为他们只是在规则制定者的规则下进行劳动的生产力。就好比人类和仓鼠,人类把仓鼠放进旋转笼仓鼠只能在笼子里面奔跑,正确的思路不应该是去当笼子里的仓鼠,而是应该去扮演放置旋转笼子的规则制定者。参照日本香港的经验,在东亚文化圈里除去财阀和世袭的核心统治阶级以外,普通人能够进入的行业里最吃香的是国家公务员,法律从业者,医学从业者和教师。上述行业与程序员,嫩模之类的赚快钱,吃青春饭不同,具有越老越有经验越吃得开的特性。于个人之未来而言,职业选择往这几个选项上靠准没有错。

后者则一阵见血的指出东亚几国文化圈的共性,学优则仕,仕优则学。毛在社会主义建设期时代试图将东亚社会拉出这个怪圈发动了一系列变革。可惜他的生命是有限的,晚年发现他的事业很可能后继无人,旧势力反扑一浪高过一浪时,他只得力排众议发动文化大革命,利用极为激进的方式绝望地企图手把手教导年轻人闹革命,培养他的接班人。结局令人遗憾,伟人去世,毛思想被人刻意扭曲,别有用心的统治阶级将他思想的矛头转移到了自己扶持的资产阶级白手套身上。新一代的年轻人看似进步思想独立,实际上思维模式高度一致获取信息渠道单一,同样说着消灭资产阶级实则不过是对着根本不存在的傀儡和空气打拳,无奈而可悲,总而言之,目前我国的统治阶级依然是那几百人左右的世袭核心利益团体,这一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变。我能做的只有等待机会,等星星之火开始燎原,再顺势而为,若无,则再既定轨道上一往无前。

阐述完了未来将要面对的挑战后的下一个问题是,面对这样那样的挑战,我在未来五年该选择一条什么样的路径从而破局?

目前已知的需求有:

当规则的制定人

行业/专业需要有一定门槛

和利益集团搭上边

扣除陪跑后的竞争比在5:1左右(我个人可以承受的竞争比率是这个)

答案是,去考公,去为人民服务!

为了考公,首先需要一个能降低风险(考公报录比的专业),法硕非法的考研是一个非常可行的选择。

优势如下:

-晚毕业躲过经济低谷期

-专业有一定门槛,资格证书含金量极高

-考公有巨大优势,一举将报录比从600:1压低到9:1,还有选调生之类的途径可以获得晋升优势。

-考研难度不高,陪跑率一般在40%左右,竞争对手实力低于考公。

劣势在于:

-进入社会晚于同期的心态变化

-经济不能独立的机会成本

-战线拉长造成的不确定性,东大大三四的学业压力未知。

综上所述,虽然有一定风险,未来的五年我决定选择回国考研,战略大方向已经定好,前进三,启航!

附录,

今年的working list:

日语n2

驾照

卷商实习

人口普查

失败的:计算机二级